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绿茶女友】(11)【作者:hjq001】
【我的绿茶女友】(11)【作者:hjq001】
字数:30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的绿茶女友11 妓女给我戴绿帽

  构思了壹段时间,感觉可以提笔写几章了。本章引出的新人物,大家可以猜壹猜是什么来头,这个人物和现有的人物有密切关系。上壹篇的评论让我意识到,只要女主的话语或者反应少了,文章就会失色不少,这壹点以后作者会註意的。
  我睡了好久终於醒了过来,看了看手表,发现才午夜十二点。原来自己才睡了四个小时。我看看身边,笛笛还没回来,又看看手机,笛笛11点时发来了亲爱的晚安。

  笛笛为什么可以当做没有事发生壹样正常的跟我讲话,无论是下午回来或者这条消息。明明下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我猜笛笛是在那种环境下,觉得这件事并非荒诞,毕竟她认识的每个女生都在今天被球员给破处了。

  我心情低落,想散散心,便出了旅馆,在街上仿徨。突然远处有壹个身影,我感觉有壹些熟悉。对方先认出我来,向我招手,我走近发现是阿绿。阿绿是高三时转到我们班的复读生,和笛笛考上了同壹个学校和专业。阿绿看起来非常温文尔雅,但仔细壹看,又不时有难以言喻的猥琐表情会在他脸上显现。

  我问阿绿这么晚了出来为何事。阿绿说出来找乐子。人与人在这种孤独寂静的环境下总有壹种亲密感,即使我和阿绿并未说过几句话,但此时的我说能带我壹齐去吗?阿绿犹豫了壹下说那好吧。

  我跟着阿绿走,阿绿说笛笛最近穿的好性感,他们寝室两个宅男私底下都会对笛笛性幻想。又问我笛笛最近为什么有这么大变化。我没说话,阿绿看我脸色感觉不对,於是赶紧转移话题说起了高中的轶事。

  阿绿带我来到了司徒登洗浴中心,我才知道阿绿说的找乐子是什么意思。但我心情不好,想放松壹下未尝不可。

  我们蒸完桑拿,分别进了小房。

  技师进来后,先帮我揉肩捏背,在我耳边吹气。过了壹会儿,让我翻过身来,吸吮我的乳头,我感到壹阵哆嗦。

  技师在我肚子上撩拨片刻,解开了我的浴巾,开始拿手抚摸我的下体。技师在我耳边说,帅哥,你这么帅,有没有女朋友呀。我说有。技师壹脸淫荡的说,那你这里这么小,能不能满足你女朋友呀。我壹听,突然变硬了,於是尴尬地说,还可以吧。

  技师看我变硬就不顾我的说辞继续说,有些女人得不到满足呀,就会四处偷情,给她男人戴很多顶绿帽子,别看现在的女人壹个个喜欢立牌坊,其实啊,都是婊子。你看H大那么好的学校里的女生,还不是出来卖,今天又新来了好几个H大的新生。

  我壹想到笛笛也是H大的新生,今晚还借故离开,不禁嘴张成了O型。技师註意到了我的表情,追问我,帅哥你和你女朋友是T大的呀,那你可得註意壹点咯。

  我壹听,下面更硬了。技师发现后开始给我推荐项目,帅哥看你这样子挺喜欢戴绿帽的,你这小鸡鸡插穴也没意思,不如我扮成你女朋友给别人插,你自己撸出来?

  我碍於面子想拒绝,但灰暗的心情又让我想彻底堕落,於是我对技师点了点头,技师打了个电话叫人,然后就鉆到我怀里说,那先说好服务费是双倍哦,因为有大鸡鸡的牛郎时薪很高的。我壹听觉得可能被讹了,但自己已经同意了就不好意思反悔。

  我仔细看了看怀里的技师,起初远远看着平平无奇的脸,拉近看以后非常能挑起人的性欲。我搓了搓自己的小鸡巴,对技师说,那个,我们能不能先插壹会儿。技师俏皮地摇了摇头说,不可以的,小虾米男友没有资格插自己女友哦。
  我没想到会遭到技师的拒绝,毕竟自己付了钱,还是双倍的。但这样壹句话却把我带入情境中,我就把技师幻想成笛笛,问她你是我女朋友不给我插给谁插呀。

  谁鸡鸡大就给谁插呗。

  那我的不大呀。

  你那里是我见过最小的啦。给你插你也不会舒服的。人家下面早就被大鸡鸡给干松了。

  我很兴奋,下体的精虫在涌动。这时壹个矮男人走了进来,皮肤黝黑,身体宽大。他也不说壹句话,就径直向我们走来。走到我们面前壹把将技师从我身上拉了起来。技师配合的说,啊啊,不要啊,老公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配合,就索性什么都不做。

  技师喊了两声救命以后,男人突然脱下裤子,大屌弹了出来,技师看着吓了壹跳,也不喊了,就摸着那男人的下体说,好大,好粗,好硬,好想被大鸡鸡插入啊。

  男人把技师翻了过来,后入式轻易的插了进来,技师面朝我说,老公对不起,我被别的男人给侵犯了,我好舒服,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停~~啊~~啊~~我看着技师淫荡的表情,不停的自慰着。

  技师继续说淫话,老公,人家今天是危险期,人家想怀孕,人家要你帮大鸡鸡哥哥养孩子。

  我看着眼前的两人,想到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壹个男人只要有了大屌,就可以免费插女人,还可以赚钱,我这种小鸡巴男人,即使花钱叫了鸡,也只能看着她被别人插。其实生活也是这样,我在笛笛身上花了那么多钱也没有得到笛笛的处女,岚哥什么都不干,笛笛还有莲姐都求着给他插。沈沦后的快感和这种隐匿的屈辱感以及眼前的肉戏让我痛快的射了出来。

  射完以后我看着技师她们还在激烈的作战。技师看我射出来了就边呻吟边说,顾客您先拿纸巾擦壹擦,啊~~,我这边,啊~~,做完了就接着给您按摩,啊~~结果,我就看这个牛郎继续干了二十分钟才射出来,此时距离服务结束只有五分钟了。牛郎依旧壹句话都不说就出门,技师瘫我身上回气,我闻着浓烈的精臭味,下面再次勃起。

  技师爬到我身上,把我下面放到她流着精液的阴道口,我微微插进去了壹点,但自己下面已经和技师的阴道不是壹个尺寸,不能贴合了。技师边用下体磨着我的小鸡巴边带着歉意说,不好意思,刚刚太舒服都忘记您了,我再多给您做半个钟好不好。

  我尴尬地说,不用了我朋友还等着我呢。技师告诉我她的工号说为表歉意下壹次叫她给我打八折。我看了看表,是时候出去了,便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我站在阿绿的房间外等他,结果他的房间里走出了两个穿工作服的男女。我暗想难道阿绿也叫的这个服务?他不是常来吗,难道他……我想得赶快撤免得戳破了他的秘密。

  说时迟那时快,阿绿出来了。我们面面相觑了壹秒,阿绿率先开口说,你都看到了?我眨了眨眼说,看到什么?阿绿说,别装蒜了,既然你看到了,我就跟你都说了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